欢迎访问绛县科学技术协会网站!

网站首页加入收藏 |

今日是:

文艺创作

老屋背后那颗古槐

【发布日期:2018-05-22 05:20】 信息来源: 作者:吉安生 浏览次数:88次

品读老屋背后那颗古槐


老屋背后那颗古槐

春天已经来了有些日子了,老屋背后那颗古槐还是过冬时的模样,干枯黑瘦蓬头垢面。这让我很为它着急,禁不住朝朝频顾惜夜夜不能忘,每天早晨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冲到树下,仰头查看硕大的树冠间有没有什么动静,可它总是苞也没一个,让我更加着急上火。

人一急,就想得多了。老黑槐是不是没能熬过寒冬,要不怎么都这时候了还没动静,连口气也不吐呐,连丁点儿水气绿意都不显露?亦或还是老得百八十岁的老人般腿脚迟笨,蜗牛样极其缓慢地蠕动在通往春天的路上?

迎春花开啦,一朵朵嫩黄的花缀满枝条,欢快地迎风歌唱:春天来了,春天来了……老黑槐依然酣睡不醒。杏花白了桃花红了柳树绿了,老黑槐仍旧赖床不起。惊蛰过了,春风过了,眼看就到了清明节气了,山青了水绿了土润了风柔了气暖了,大街小巷姑娘们都迫不及待穿上花样的短衣薄衫亮色秀美了,百花次第绽放比肩竞秀喧嚣热闹渐近尾声了,老黑槐还是不动声色,赖在冬日里不想出来,仍旧是干枝枯节暮气沉沉,僵死一般在春暖花开时节显眼煞景。

虽急火攻心心急如焚,但再一寻思,立马否定了先前的判定,这么高大威武根深杆壮枝繁叶茂的树怎么会轻易就殁了呢?绝对不会的。历经多少个酷暑严寒,经历过多少次风吹雨打都活过来了,都成长为参天大树了怎么能说死就死了呢?绝对不会的!它一定是在用死相作掩护冷着眼观望着,静着性品评着眼目下这春天以及这春天的温暖。

一个接一个的晴好天气之后,老黑槐茂密的树冠上,一枝去年生发出来的嫩条终于绽出了几片糯糯的弱弱的芽叶,哨兵般悄悄地侦查风情,查勘气象,其余的枝条则按兵不动,静待老黑槐的命令。但老黑槐还是一如既往地观望着、品评着、审视着、踌躇着,进发春天的号令迟迟不见发布。

又是一个晴好天气,温暖已经渐变成为炎热,绝大多数人都觉得继续春捂业已不合时宜了,你追我赶地露胳膊晒大腿,把那句:“吃了端午粽再把棉衣存”的老话早撂倒了脑勺后面。年逾八旬的老母亲,看见她的曾孙被换上了薄俏的春衫秋裤,一下子就被点爆了,山桃木拐棍子戳掇的叮铃咣当的,平时的慢声细语立马改换到了速射模式,厉声勒令也五十多了的我马上给她曾孙子换衣“春捂”,“好几十的人了还是不省事,小胎娃子筋骨嫩哪敢经风寒,最少得过了端午,还念过书哩,不知道二月春风赛剪刀吗”。

人老话多。老母亲说叨起来话就像那老黑槐硕大树冠上的枝枝叉叉,哪年哪月桃花雪怎么怎么了,哪年哪月倒春寒如何如何厉害,那一年麦子都抽穗啦还来霜冻……

欲知山中事,问询打柴人。过来人经见得世事多,吃的盐豆子比我们吃的大米粒多,说出来的大多是吃一堑长一智的人生经验,应该不错,可又有谁能听入耳呢?明知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可又有多少人能耐着性情听历经沧桑的老人把话说完的呐。很多时候许多情况下我们可能都是背过身转过脸就讥讽笑话他们落伍过期了。

很多时候,我们都是不吃一堑不长一智,不撞南墙不回头。但吃过亏撞过南墙的人是深知其中厉害的,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绝对不是谁凭空捏造的,心有余悸啊!

村里那个一直自称九十九的叫槐娃的老爷爷,已经很迟缓很迟笨了,印象中总是面目黝黑,长年累月着厚重的黑衣黑裤,时常在故槐树下或蹲坐或游移,对过往认识的不认识的村中少小叫喊:饱带干粮热带衣裳,饱带干粮热带衣裳噢。这个从饿死人的年景中活过来的人,很是有点意思。在农民真正成了土地的主人后,收获的粮食几乎撑破了家中的仓子,但老黑娃就是倚老卖老死拗着不许孩子们粜卖余粮,它自始至终固守着“今年不知明年事,今年收了谁知道明年咋着哩,非要卖也得等明年收下了再卖”的老理儿,很让孩子们心烦又无奈。这年头只要手中拿捏着票子,什么买不到?非要晒干扬净搬进挪出的费憨劲下苦力。

小村里的人们都认为老黑娃老憨啦。想喊想叫,想说想道就由着他喊叫说道吧,谁让他老了憨了呢。

“天有不测风云”这句话都已经过时了。阴晴风雨气象变化自有卫星探测精准预告。

2018年春天的一场大风强降温消息被各级气象部门预告各种媒介播报之后,不管不顾地硬生生地扎进了人们的心里。

强劲的西北风携带者刺骨寒心的霜冻乘着阴雨天夜的黑,从天而降,横扫田野山川,夜间最低温度骤然降至零下6度,且持续时间之长前所未有,影响面积之大多年不遇。这次大风强降温一下子就把进入春天很深的人们、花草、树木刮回逼退到了严冬时节。

风云可测,灾害难防。人的力量在突如其来的经年不遇的大自然灾害侵袭面前显得十分微弱,异常有限。

天寒啦地冻了,人无非把已经压倒箱底的棉衣厚裤再套到身上就过去了,但刚刚发芽正抽枝开花结果的树木稼禾就难逃此劫了,个个被冻得歪了脖子耷拉了头脑,夭折于狗年春天的变数中。塬上塬下,平原沟谷的果园落花败叶惨不忍睹,农人哭天抹泪叫苦不迭。

毕竟已经是春天啦,不是寒流霜冻久待的时节了。就在这寒风冷气气数将尽之时,我突然发现屋后入春以来一直枯瘦僵硬的老槐树有了动静来了精气,满树的枝条变得柔软,多了些生命即将迸发的青绿,接着就是“噼里啪啦”吐翠绽绿的浩大阵势,真正的来势迅猛势不可当。

到了这个时候,经历了这场风寒霜冻,我似乎渐渐读懂了屋后的老槐树。

如果说风寒霜冻是从天而降的,那么春天的地温气暖又是从哪里来的呢?把庞大的根系深深植入大地深处的老槐树应该最有话语权吧。

不是不动不是不发,而是蓄势聚劲择机待时爆发速动,一旦启动必是任何力量也无法阻挡遏制的蓬勃生长,茁壮成长。这应该就是屋后老槐树的老道精明或者说人生经验吧。

老人、老树、老话,还真是我们应该虚心、静心、潜心品读的书。


绛县科学技术协会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晋ICP备17012083号—1

地址:山西省运城市绛县绛山西街13号 电话:0359-6524193   技术支持:绛县在线